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是如何待人接物的?(一)

2011-08-29 20:51:20 本文行家:毕宝魁

人生活在社会中,就必须与人发生各种关系,孔子非常注意这方面的行为。无论什么时代,也无论什么国家民族,都有如何与人相处的问题,因此孔子待人接物的态度与做法很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鉴。今天专门谈如何对待国君。


 

手绘孔子图手绘孔子图

 

       人生活在社会中,就必须与人发生各种关系,孔子非常注意这方面的行为。无论什么时代,也无论什么国家民族,都有如何与人相处的问题,因此孔子待人接物的态度与做法很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鉴。今天专门谈如何对待国君。

一、 如何与国君相处

       一般人可能没有与国君相处的机会,但任何人都有和上级相处的时候,因此也同样有借鉴意义。我们根据《论语》中的记载来看看孔子是如何对待国君的。
国君召唤立即就去
      《论语•乡党》第14节: 下文带色的字都是拙著《论语精评真解》中的原文。
【原文】
       君命召,不俟驾行矣。
【翻译】
       国君下达命令招呼孔子前去,不等套完车就已经先走了。
【注释】
       [俟驾]等待驾好车。
【评析】
       本章同样表现孔子对于国君的无限忠诚,听到国君招呼自己,便用最快的速度前去。不等套好车就走,不是不坐车徒步前去,那是违背礼制的。是孔子先行出门,等车从后面赶上来再坐。其实,仔细分析这样并没有提前时间,因为车行走的距离最终是一样的。但孔子这样做是表达一种感情,而且也能促使御者抓紧时间套车。

        国君或者上级如果招呼,则应该在最快时间赶到,表示对于上级的尊重,而且也可能有重要事情,间接也是对社会的高度负责,这种精神可嘉,应该肯定,值得学习,实际也是一种敬业精神。当年陶侃的母亲最大程度招待来考察陶侃并要进京保举人才的地方官员,便为陶侃的前途拓展开一条道路。而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因为招待好朋友孟浩然而耽误随同长吏共同进京的机会错过了大好时机,便是正反两方面的例证。

国君赐东西便非常恭敬


《论语•乡党》第12节:
【原文】
       君赐席,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
       侍食于君,君祭,先饭。
【翻译】
       国君赐给酒席,一定先摆正座位进行品尝。国君赐给生肉,一定煮熟后给祖先上供。国君如果赐给牲畜时,一定要养着它。
       陪同国君吃饭,国君进行祭祀时,孔子先品尝饭菜。
【注释】
       [席]这里指熟食。    [正席]摆正坐席。    [腥]生肉,肉未熟有腥味。  [荐]进奉,这里指给祖先上供。    [生]通“牲”,祭祀用的牲畜。
【评析】
       本章记述孔子对于国君的忠诚和恭敬,凡是涉及国君的事物都格外用心。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最后一条,陪同国君吃饭为何要在国君祭祀时先品尝饭菜,这不是失礼吗?其实这正是礼制的要求。郑玄说:“于君祭,则先饭矣,若为君尝食然。”《正义》说得更具体,按照《士相见礼》,与君同食,君祭,臣子要先品尝饭菜,等于是给国君检测食品质量或者是否有毒。饮酒则要等国君先饮。这可能出自远古时代的礼仪制度。

       对于国君或者上级赏赐给的东西,要爱惜,因为这不仅表现对于他人的尊敬,也是对物品的爱护。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有人送礼物,一定要表示非常喜欢,这样才是对对方的尊敬。陪伴国君吃饭,当国君祭祀时先品尝,可能是远古的礼制,现在则不可以这样作。

国君来探视病情时


《论语•乡党》第13节:
【原文】
       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
【翻译】
       孔子有病了。国君来探望,孔子便把脑袋方向朝东,将上朝穿的衣服盖在身上,大带子拖着。
【注释】
       [君视之]国君来探视病情。    [东首]首朝东。古人卧榻一般设置在南窗的西面,主要是朝阳。因为国君探病要从宾阶,即东边的台阶登上堂,从东边门进来,头朝东正好迎接国君的方向。    [加朝服]孔子病得很重,不能起床,当然不能穿朝服,只好盖在身上。    [拖绅]绅是束在腰间的大带,垂下,孔子躺在床上,只好将大带拖着。
【评析】
       孔子患病,而且很重,孔子依然最大限度表达自己对国君的敬重,完全按照礼的要求来做。种种生活细节都表现孔子“臣事君以忠”的观点。

事君尽礼


《论语•八佾》第十八章:
【原文】
       子曰:“事君尽礼,人以为谄也。”
【翻译】
       孔子说:“侍奉国君,一切都按照礼制规范,别人却以为是在谄媚巴结国君。”
【注释】
       [事]服侍,即当官。    [尽礼]完全按照礼制的要求去做。
【评析】
       春秋时代,天子弱,诸侯强,诸侯不敬天子;诸侯国则君弱臣强,大臣不敬国君。刘宝楠《正义》说:“当时君弱臣强,事君者多简傲无礼。或更僭用礼乐,皆是以臣干君。”这正是礼崩乐坏的突出表现,在这种情况下,孔子进宫或面见国君时完全按照礼节进行,后文在《乡党篇》中我们可以看到谨慎小心,循规蹈矩的孔子形象。孔子这样做便遭到一些人的攻击,可能认为他巴结逢迎国君,有所企求。孔子不在乎这些,只要是符合礼制,就坚持做下去。其实,不管别人怎样看怎样说,只要是正确的就应该坚持下去。这才是正确的态度和宝贵的品格。


       从以上几个方面可以看出孔子侍奉国君很谨慎、勤快、恭敬,这种态度什么时候都是正确的。如果是昏君或者暴君,则不存在侍奉的问题。孔子对待的都是中等或以上的国君,即使孔子说卫灵公昏,也不是我们现代的昏君概念,只是糊涂而已。当然我们对待具体事情要具体处理,孔子的做法只是参考罢了。而且孔子不主张无原则顺从国君,而是“可犯之,勿欺也。”即对于国君可以冒犯,但不可以欺骗,这便是忠。

分享:
标签: 孔子 事君 勤快 谨慎恭敬 尽礼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