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哪名弟子爱记笔录?

2011-08-18 21:54:18 本文行家:毕宝魁

孔子弟子中提问问题比较尖锐,孔子回答比较多的是子张。粗略统计,子张专门问老师的问题便有十二次,每个问题孔子回答都不是一两句,而子张都记录下来了。我推测,是子张很用心,当时便用笔记录下来,否则,这么多内容完全凭心记是很困难的,而且《论语》中有明确的记载,子张曾经当即记下老师的话。


 

拜师图拜师图


 

子张好学好问


       在注释《论语》的时候,把孔子与各弟子的对话以及涉及该弟子的内容按照人进行归纳,准备给每个弟子写点东西。在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发现孔子弟子中提问问题比较尖锐,孔子回答比较多的是子张。粗略统计,子张专门问老师的问题便有十二次,每个问题孔子回答都不是一两句,而子张都记录下来了。我推测,是子张很用心,当时便用笔记录下来,否则,这么多内容完全凭心记是很困难的,而且《论语》中有明确的记载,子张曾经当即记下老师的话。我们先看这章,然后再展开谈。凡是蓝色字的都是鄙人《论语精评真解》中的原文。

记载子张笔录的原文


《论语•卫灵公》第6章:
【原文】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子张书诸绅。
【翻译】
       子张问如何才能使自己行得通。孔子说:“说话忠诚可信,办事忠厚谨慎,即使到了野蛮落后的地方,也一样行得通。说话不忠诚可信,办事不忠厚谨慎,即使是在本乡本土,能行得通吗?站立的时候就要感觉这种规范站立在你的前面,坐车的时候就要感觉这种规范就依靠在车前手扶的横木上,这样以后就可以到处行得通了。”子张将这些话写在下垂的腰带上。
【注释】
       [蛮貊]古代称南方和北方落后部族。亦泛指四方落后部族。    [参]参照物之意。    [衡]古代车前横木。    [绅]古代穿长袍,腰系大带,带子在前边垂下一段叫“绅”。
【评析】
       子张是有理想要干事业的人,是孔子优秀弟子之一。他在向老师请教后,急忙将老师的话记录在自己前边的大带子上,形象生动逼真。孔子要求的两点非常实在,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只要想去做都可以做到,也是人性最美好的两个方面,即说话与行动都要真诚,与人和善,以仁义之心去对待他人。孔子相信文化的感化力量,实际是人性最基本的要求。

关于子张笔录的思考


      这是笔者所见到的《论语》以及其他文献资料中记载孔子弟子当时记录老师语言的唯一文字。而且本章很可能是子张就是子张提供的,最后一句说明其内容的可靠性,意思说:我当时便记在大带子上。当然也不排除他人记载的可能性。子张问孔子的多是比较大的问题。
举例来看,以下几则便都是比较大比较复杂的问题,而记载都很清楚。

子张所问举例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为政》第18章)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为政》第23章)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如何?”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公冶长》19章)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颜渊》第6章)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祗以异。’”(《颜渊》第10章)
       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家总以听于冢宰三年。”(《宪问》第40章)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阳货》第6章)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朝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尧曰》第2章)

简短的结论


        以上八章都比较长,可以看出两个问题;一、子张有大志,所问很多都是有关识人与执政之大事。二、孔子对子张很重视,注意培养。“尊五美,屏四恶”那么多具体内容,孔子都不厌其烦教给子张,可见其耐心,也可以曲折看出孔子对子张有很高期望。三、子张当时应该用笔记录下来,否则难以如此具体。常言说:“心记不如带墨。”“墨”在东北方言中发ji的音,很押韵。 从直接证据与间接旁证来看,子张是很爱作笔录的学生。这是好习惯,我们应该感谢子张,他为丰富《论语》的内容作出了特殊的贡献。

分享:
标签: 子张 记笔记 好学好问 孔子器重 内容丰富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