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也发过怒吗?

2011-07-31 04:38:24 本文行家:毕宝魁

孔子既然是常人,便具有常人所具备的各种感情,喜怒哀乐都很丰富,只不过是掌握一定的度而已。孔子生气过,也发怒过,但孔子没有与人交过手,更没有打过架。他最发怒的时候不过是话语严厉而已。





练功图练功图



水晶饼的提问


        一位号“水晶饼”的朋友问:“孔子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温厚长者,请问他有发怒的时候吗?”
        这是很多朋友关心的问题。其实,我们看待孔子,一定要有实事求是的立场,要有两个点;一是孔子就是凡人,绝不是神人先人,没有一点未卜先知之术。凡是神话孔子都不科学。二是孔子不是一般的凡人,而是有强烈使命感,有渊博的历史文化知识,是那个时代学识最渊博的人,尤其是对于前代历史文化,特别是礼乐文化的掌握上是绝对的权威。他不但有渊博的知识,而且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勇于担当的使命感。不是神仙,没有神秘之处。坚持宣布仁道,提倡仁政,坚持克己复礼,反对暴政,反对迷信鬼神,反对使用暴力,是孔子的一贯思想,也是其行为的准则。

孔子与常人一样喜怒


        但孔子既然是常人,便具有常人所具备的各种感情,喜怒哀乐都很丰富,只不过是掌握一定的度而已。孔子生气过,也发怒过,但孔子没有与人交过手,更没有打过架。他最发怒的时候不过是话语严厉而已。

孔子跟阳货肯定生气过


       孔子十七岁的时候,季氏家摆设筵席招待士,孔子前去,结果被季氏家臣阳货挡住了,说孔子不够资格。孔子便回去了。心里一定非常郁闷,也很有怒气。那么阳货做的到底对不对呢?孔子该参加这样的宴会吗?孔子父亲孔叔梁纥是武士,是很有名的武士,这是没有问题的。孔子是孔叔梁纥的继承人,如果说具备士 的资格也可以。但孔子当时没有加冠,还没有取得参加社会活动的理由,故阳货阻拦他也无可厚非。阳货究竟多大不太清楚,但总的感觉应该比孔子大几岁,但不会太多。阳货当时已经是季氏的管家,而当时应该是季武子时代,是季氏最辉煌的时期。可见阳货绝非等闲之辈。所以孔子即便发怒也无可奈何。
      后来在季桓子时代,阳货在季氏家族已经连续侍奉三代主人,在季氏家族中很有权利。季桓子对他无可奈何,但阳货对于孔子及其弟子的力量和影响非常看重,他迫切需要孔子的支持,于是千方百计拉拢孔子与他合作。但孔子对他的为人太清楚了,故不愿意与他合作,也不愿意见他。阳货这才通过送一只烤乳猪的方式让孔子回礼,他们俩便有说话的机会。于是才发生孔子趁阳货不在家的时候去回礼,结果在途中遇到,阳货对孔子带有批评和教诲的口吻说了那么多。而孔子只能唯唯诺诺应答。最后答应出仕,但孔子在阳货当政时依旧没有出仕。这便是权与经的关系,便是对待特殊情况的策略,即不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然后我行我素,不离原则。我敢说,孔子当时一定很生气,但没有正面冲突。

孔子最生气的是冉求


      孔子最生气的场景应该是晚年是,季康子非常富足,还要改变田税制度,孔子弟子冉有是季康子的家臣。季康子让冉有征求孔子意见,孔子明确反对,但季康子还是实行了,于是孔子大怒,说冉有:“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我在《论语精评真解》中解释本章说:“本章是有具体背景的。事实可参阅《左传》哀公十一年十二年之文。当时季氏即季康子执政,季康子要推行‘田赋’制度,即按照田地面积缴纳赋税。当时孔子弟子冉有在季康子处当高级幕僚,季康子让他去征求孔子意见,孔子明确反对,对冉有说:‘君子之行也,度于礼。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如是则丘亦足矣。’反对加重赋税,推行新的赋税制度。冉有可能无法左右季氏,此项制度还是推广开来。因此孔子大为恼火,号召学生们共同反对这种措施。孔子如此动怒,很少见,而且是晚年,看来孔子坚决反对聚敛,反对贫富差距太大,这是儒家思想很重要的内容,即要保持社会财富的大体均衡,要仁政爱民,不能出现严重的贫富悬殊和两级分化。还应当体会,孔子要求弟子‘鸣鼓而攻之’,是为阻止季氏的聚敛,而不是针对冉有,这样或许能够减轻冉有的一些压力和责任。”孔子对冉有肯定不满意,但主要责任在季康子而不在冉有。类似的情况还有好几次,但孔子这次是最恼火的。

孔子对季氏是真生气


       季氏僭越,在自己家庭院里观赏“八佾”之舞,孔子很生气说:“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也!”这里的“忍”“忍心”的意思,不能讲解为“容忍”,如果是不能容忍的意思,那么孔子以及弟子便应该采取行动进行制止或者声讨之。但孔子只是在说说而已。当时三家都如此,孔子无可奈何,只是伤心上层违礼的现象十分严重而已。

        季氏要讨伐颛臾,冉有和子路是季氏家臣,去请示孔子,孔子曾严厉地批评了冉有和子路,但对冉有的批评更严厉,当时很生气。是论语中最长的一章,即《论语•季氏》第一章,大学语文中选了此章,名为《季氏将伐颛臾》。此问题很复杂,这里不多说。但孔子很生气,甚至有些发怒,三次直乎冉求之名,可以体会出来。
       另外,孔子在回答问题时有时候是非常尖锐的,可以体会出是很生气的。比如《论语•颜渊》18章:
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孔子的回答中有很尖锐的批评; “假如你不贪图太多的财货,即使奖赏也没有人去盗窃。”类似这样回答问题,都可以看出孔子的尖锐与怒气。实际等于是季康子太贪婪,被偷盗活该!!

无论如何发怒也要掌握度


       孔子生气过,发怒过,但都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上。这为我们处世提供一些经验。这就是永远掌握一个原则,绝不做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情,绝不做一件违背仁义道德的事情。如果处在很不利很尴尬的处境时,暂时答应也无所谓,但不做就可以了。孔子在蒲地遇到危险时遭到攻击,由于弟子坚决抵抗,蒲人便提出要求说只要不到卫国去就放他们走。子贡去谈判前征求孔子意见,孔子说可以答应。蒲人解围后,子贡问老师往哪里去。孔子说去卫国。子贡说咱们答应不去卫国了,怎么能违约呢?孔子说被威胁时定的盟约不算数。可见孔子处世的灵活性。

         永远记住:最生气的时候也要控制情绪,千万不要采取过激的行动!无论语言或行动都不能过激,即不能过分,否则容易带来严重后果。最好的策略是对于一切不理睬,坚持自己的原则,坚持自己的做人准则。俗语说:“气是惹祸根苗”,是有道理的。

分享:
标签: 孔子 生气发怒 对季氏 对冉有 控制度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