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过位到底是什么座位?

2011-06-05 14:50:27 本文行家:毕宝魁

论语•乡党篇》是集中描述孔子日常生活之篇,其中上朝一节中有“过位”一语,前人注疏多而未确,本文对其详细考证,指出其所过之位是孔子当时之官位而非君位。




孔子像孔子像



     《论语》流传两千余年,注疏家难以统计,但仍有未能诠释清楚者,《乡党第十》中第四节有“过位”一语,翻阅许多注本,或语焉不详,或注释疏解有误,未有诠释清楚准确者,故有必要进行考证诠释。为理清脉络,将这一节之文字录出,将“过位”一词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和人物活动场景中来分析辨证。
  
      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如也。[1](p201-204)

      这段文字描绘孔子参加早朝的经过,从进入宫门开始到与国君见礼后回到自己座位坐好的全过程,表现孔子谦恭谨慎,严格遵守礼制的神态与举止行为。其实本来描写得很清楚,但由于前代学者注释有误,便令人困惑不解了。关键是“过位”一词注释错误,与先后动作抵牾。
       何晏的《论语集解》在“过位”一句后面注:“包曰:过君之空位。”其他人无注,邢昺疏曰:“过位,过君之空位也,谓门屏之间人君宁立之处。君虽不在此位,人臣过之宜敬,故勃然变色,足盘辟而为敬也。”[2](p2492上)其实就是对包咸说的扩展和说明。“门屏之间”是什么意思?那里怎么会有国君站立的位置?都令人困惑。刘宝楠《论语正义》:“郑此注云:过位,谓入门右。北面君揖之位。王氏正义引胡缙曰:聘礼,宾入门左,介皆入门左。北面西上三揖……”[1](p203)胡缙认为是聘礼,即出国访问之礼节,并解释很多文字,但与原文不符。此是在本国参见国君之礼节,而且可能还有其他大臣。其实,本来并不复杂的问题,本来是一个很明了生动的生活场景,让这些注疏弄得支离破碎,反而非常复杂了。
       其实,这里的“过位”就是孔子自己的座位。之所以这样说,我们可以以原文为依据,分成几个镜头进行场景描绘。“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三句写孔子进入国君公门时的神态。非常谨慎严肃,有点诚惶诚恐的样子。“立不中门,行不履阈。”两句写孔子跨进门坎时的行为。“行不履阈”是已经跨过门槛,进到门里了。这一点一定要注意,因为这可以确定下面的过位是在进大门之后。“过位,色勃如也,足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是进门以后经过堂下时的神态与行为。而“过位”就在这组动作中,可以确定这里的“位”在大门里,堂之下。“摄齐升堂,鞠躬如也,屏气似不息者。”三句写提着衣襟登着台阶上堂参见国君时的神态与动作。“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三句写与国君见礼后转身走下第一个台阶时,紧张恭敬的情绪就缓解了。“没阶,趋进,翼如也。”三句写下到最后一个台阶后,走路的速度与频率就加快了,胳膊也可以伸展,没有拘束了。“复其位,踧踖如也。”写回到自己座位后的情形。这样一描述,那个“空位”便肯定是孔子自己在朝廷的位置无疑了。《论语正义》在“复其位”下面引孔安国说:“来时所过位。”[1](p204)这是对的,即孔子自己的座位。“复其位”三字最能说明问题,很明显是说回到原来的位置。如果不是孔子自己的座位,“复其位”的“复”字便无法解释。可惜孔安国的意见没有引起后来学者的注意,有人对其梳理,反而将原意歪曲。
        本章描述孔子参加朝廷仪式的过程,有的注解说是出国,从全面来看,肯定不是。由于前人注解不详,故对有些内容解释得支离破碎。如“过位”,自从包咸注解说是君位而空后,其他人或不注,或遵从此说,但这样讲解一塌糊涂。如果是君位,那么就在堂下,说君未来,孔子他们登堂干什么?而且,孔子下阶后“复其位”指的是哪个位?其实,下面笔者简单描述一下本章孔子的表现:孔子非常恭敬地迈进朝廷大门,站立时不在门的中间,进门不踩门槛。当他走过自己的座位时,表情非常严肃恭谨,脚步很快,好像自己不足以坐此座位。他提起衣襟走上堂去,非常恭敬谨慎,屏住气息好像不敢出大气似的。等见完国君回身下堂,走下一个台阶时,表情开始放松,和颜悦色。下完台阶,小步快行,身体舒展。回到自己的座位,再度非常恭敬谨慎。所表现的是孔子对于自己职务的敬畏心理和忠诚恭谨的敬业精神。同时又是礼制的忠实执行者。春秋时期还没有大殿之类,也没有什么三拜九叩三呼万岁等大礼,国君坐堂上,臣子坐堂下。早晨正式办公前有君臣见礼仪式,本章所记就是这种仪式。
       又,《子罕》载;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2](p2489下) 对于“拜下”一词,杨伯峻解释说:“指臣子对于君主的行礼,先在堂下磕头,然后升堂再磕头。《左传》僖公九年和《国语•齐语》都记述齐桓公不听从周襄王的辞让,终于下拜的事。到孔子时,下拜的礼似乎废弃了。”[3](p100) 这种分析是可信的。本文记载的就是臣子在进入宫门后升堂拜见国君的过程。孔子只是主张“拜下”,但当时已经废弃这种礼节,故孔子也只能服从。
 
参考文献:
[1] 刘宝楠.论语正义[M] //诸子集成:第一册.上海:上海书店影印本,1986。
[2] 邢昺.《论语注疏》[M]// 阮元《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
[3] 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12月。

分享:
标签: 论语 孔子 过位 自己座位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