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路遇阳货到底怎么回事?

2011-06-05 14:26:54 本文行家:毕宝魁

孔子和阳货可以说是一生的冤家对头,其实阳货是个弄权的人,很有权谋,并且曾经在季氏家掌握实权,曾经有一段时间间接控制鲁国的权力,孔子说“家臣执国政”指的就是这种情况。阳货曾经努力拉拢孔子参加到他的执政班底中,但孔子没有始终不肯。于是,阳货才主动给孔子送烤乳猪,要取得直接和孔子交谈的机会。孔子是非常讲究礼节的人,便一定要回访。这才出现在途中与阳货相遇的情形。



 

烤乳猪图烤乳猪图


       孔子和阳货可以说是一生的冤家对头,其实阳货是个弄权的人,很有权谋,并且曾经在季氏家掌握实权,曾经有一段时间间接控制鲁国的权力,孔子说“家臣执国政”指的就是这种情况。阳货曾经努力拉拢孔子参加到他的执政班底中,但孔子没有始终不肯。于是,阳货才主动给孔子送烤乳猪,要取得直接和孔子交谈的机会。孔子是非常讲究礼节的人,便一定要回访。这才出现在途中与阳货相遇的情形。《论语·阳货》第一章便是这种情况下两人的对话。     

         孔子和阳货可以说是一生的冤家对头,其实阳货是个弄权的人,很有权谋,并且曾经在季氏家掌握实权,曾经有一段时间间接控制鲁国的权力,孔子说“家臣执国政”指的就是这种情况。阳货曾经努力拉拢孔子参加到他的执政班底中,但孔子没有始终不肯。于是,阳货才主动给孔子送烤乳猪,要取得直接和孔子交谈的机会。孔子是非常讲究礼节的人,便一定要回访。这才出现在途中与阳货相遇的情形。《论语·阳货》第一章便是这种情况下两人的对话。

【原文】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
    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
    遇诸途。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翻译】
     阳货想要见孔子,可是孔子不见他。他给孔子送去一只烤乳猪。
     孔子探听到他不在家的时候去回访他。
    结果在路上碰到了阳货。
    阳货对孔子说:“你前来,我跟你说几句话。”问孔子道:“本身有雄才大略却让自己的国家混乱而迷失方向,这样的人可以称做仁者吗?”孔子说:“不可以。”“想要干番事业却屡次失去机会,这样的人可以称作智者吗?”孔子说:“不可以。”阳货又说:“日子一天天过去,年龄不饶人啊!”
孔子说:“好吧,我就要出来做官了。”
【注释】
     [阳货] 又名阳虎,季氏家臣,执掌季氏大权并干涉国政。   [归]通“馈”,送给。    [豚]乳猪,这里指烤熟的乳猪。    [宝]这里指本领。    [亟]屡次。   [失时]失去时机、机会。    [仕]出仕当官。
【评析】
      本章记录了孔子一次尴尬的遭遇。孔子和阳货的关系以及对阳货的态度很值得琢磨。阳货是季氏家臣而专横霸道,甚至可以干涉国家政事。对于这种严重违反礼制的行为和人品,孔子当然不满意。从这件事情看,阳货是想拉孔子当官,用来为自己增加政治资本。阳货在季平子时已开始专季氏家政。从鲁定公元年一直到九年阳货失败流亡,阳货专权长达九年时间。阳货刚刚专权时,急切盼望孔子能够参加到自己的集团中来,可以提高社会威望。这样阳货便提出要见孔子,孔子没有答应。而按照当时的礼节,如果“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孟子•滕文公下》)阳货是趁孔子不在家时代表季氏送给孔子烤乳猪的,这样,按照礼节孔子就必须亲自到季氏府去回拜。

     孔子是最遵守礼制的,所以阳货给孔子出道难题,而孔子一定要解这道题。于是孔子采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策略,趁阳货不在时去回拜,既不失礼又不见阳货。但在路上遇到阳货,没有办法避开。阳货主动喊的孔子,然后才有三段对话。有人认为前面的话全是阳货的,只有最后那句答应出仕的话是孔子说的。这样解释不合情理,一是如果那样,后面不该出现三个“曰”字和两个“不可”,太不符合语言逻辑。阳货说的在理,孔子回答也没有问题。但孔子不能把最关键的问题揭出来,即“陪臣执国政”是违背礼制的。孔子也要保护自己,所以最后表态将要出仕。实际是违心的表态。但阳货在鲁国时,孔子始终也没有出仕,这可能就是孔子反复强调君子“言不必信”的事例。孔子认为只要不是真实意愿,是在被胁迫情况下说的话都可以不算数,反应出灵活的策略性。孔子很讲经与权,经是原则,权是在不违背原则前提下策略的灵活性。通过此事,可以看到一位活灵活现的孔子形象,没有丝毫神圣的光环。本来想躲过阳货却偏偏碰上,这就是真实的人。有人说孔子故意安排的,则太想当然了。

   南怀瑾先生说孔子这样作是故意让阳货难堪,但我们看到的情形是孔子难堪,是阳货的趾高气扬。我们不必神化孔子,孔子没有能掐会算的本事,故遇到阳货是偶然的。而对阳货的咄咄逼人,孔子也不卑不亢。最后答应我将出仕,也可以看作是灵活应对。答应归答应,出仕不出仕还是自己说了算。后来孔子周游列国时,在蒲地遇到危险,蒲人要求他们不要到卫国就可以放行,孔子答应子贡去谈判。等离开后孔子子贡问孔子到哪里去,孔子说到卫国。子贡问:咱们不是答应不去卫国吗?孔子认为,被胁迫答应的事情不算,不必信守诺言。可见孔子处理事务的灵活性。 

分享:
标签: 孔子 阳货 送烤乳猪 在路上相遇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