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杀少正卯了吗?

2011-05-31 06:14:00 本文行家:毕宝魁

孔子对于谗毁子路的人反对用暴力除掉,对于季康子要杀政治犯表示强烈反对,他怎么可能一上台就杀与自己政见不同的少正卯呢?因此,孔子杀少正卯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孔子像孔子像




  孔子是否杀少正卯一直是孔子生平研究的一个大问题,当年批林批孔时这便是孔子一个最大的罪状。而司马迁在《史记》中也说孔子当大司寇即杀少正卯。因此关于此事就更复杂了。

      但《论语》、《春秋三传》、《礼记》等书中都没有关于孔子杀少正卯的记载,如此大的事件,这些书中怎么会没有蛛丝马迹?这是从文献资料上看,孔子似乎没有杀过少正卯。

     再从孔子对待他人看法以及一贯主张上,也可以看出孔子不可能做出杀少正卯那样的事。

     《论语·宪问》;公伯寮诉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犹力能肆诸市朝。”
       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翻译】
       公伯寮向季孙氏毁谤子路。子服景伯来告诉孔子,并且说:“季孙氏已经被公伯寮所迷惑了,可我还有能力把这个坏蛋的脑袋挂在大街上示众。”
       孔子说:“正道如果将要推行,是天命;正道如果将要废止不行,也是天命,公伯寮他能够把天命怎么样!”
【注释】
        [公伯寮]孔子弟子,《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作“公伯缭”,字子周。但因为他在季孙前谗毁子路,便有学者认为司马迁可能误会了,公伯寮是鲁国的坏人,不是孔子学生,但根据不足。    [季孙]此季孙当是季康子。    [子服景伯]鲁国大夫。    [肆诸市朝]古代将重罪犯人杀戮后将尸体或首级陈放在朝廷门口或市集人多处展示。以增加震慑力。郑玄注:“吾势犹能辨子路之无罪於季孙,使人诛僚而肆之也。有罪既刑,陈其尸曰肆。”
【评析】
           本章比较有争议,关键是几个人物关系。首先是公伯寮,司马迁《史记》以及马融注都说是孔子弟子,但后世谯周等学者认为是谗毁子路之人,不是孔子弟子。逻辑上不严密,即谗毁子路的人同样可能是孔子弟子,同门相谗毁者也不足为怪。可能正因为是孔子弟子而谗毁同窗更可恨,因此子服景伯才来报告孔子,并表示如果孔子同意,他有能力将此事辨别清楚,并可以除掉公伯寮。如果是一般人谗毁子路属于正常,但作为孔子弟子谗毁同门实际也等于诋毁老师,当然可恨至极,子服景伯有替孔子清理门户的意思。但孔子并没有同意,反对用这种暴力的手段去处理问题和解决问题,而是采用顺应自然的方式,任凭命运安排。应当指出,这里的命运是指文化大的走势,因为一两个人的谗毁不会影响大的文化发展趋势。孔子看问题宏观而远大,尤其反对采用暴力手段,主张仁政,主张道德感化,这是值得注意的。如果公伯寮是孔子弟子,孔子这种态度更能感觉出其仁慈宽厚。

   《论语·颜渊》篇:
      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翻译】 
        季康子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国家,说:“如果杀戮坏蛋,亲近有道德的人,怎么样?”孔子回答说:“你执政,哪里用得着杀人呢?你想要做好人,老百姓就会跟随着你做好人了。君子的道德就象风,老百姓的道德就象草,风吹过草上,草一定会跟着倒伏。”
【评析】
       历史是一步步进化而来,三代是氏族部落统治的余绪。因为氏族统治是建立在血缘关系上,因此统治也要温情脉脉,强调用德政感化而不是采用强制镇压的手段,这是儒家政治主张的主要特点。同时,还应提醒的是,季康子问孔子话的具体背景我们无法知道,季康子的“无道”当有具体所指,可能是鲁国内部的政治反对派,季康子要用杀戮手段清除异己,先试探孔子,想取得孔子的同意,因此孔子才明确表示反对。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的“无道”肯定不是刑事犯罪分子,因为那无需讨论。
      以上两则是从拙著《论语精评真解》中粘贴过来的。孔子对于谗毁子路的人反对用暴力除掉,对于季康子要杀政治犯表示强烈反对,他怎么可能一上台就杀与自己政见不同的少正卯呢?

分享:
标签: 孔子 杀少正卯 不可能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