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孔子为什么最喜欢颜回?

2011-05-21 11:03:49 本文行家:毕宝魁

颜回是孔子最得意弟子,众弟子也都很佩服他。但他在有生之年并没有显著的业绩。孔子如此喜欢他,究竟是为什么呢?

      

颜回颜回


      从论语和其他有关材料可知,孔子最得意的弟子是颜回。从所见到的材料看,孔子对颜回从未有丝毫的批评。之所以如此,我看有下面几个原因。一是颜回特别虚心,学习领悟孔子思想最到位。如对于仁的理解即是如此,而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内容。二是颜回安贫乐道的行为最符合孔子的要求,成为孔子为其他弟子树立的楷模。三是颜回学习刻苦,最理解孔子的思想。下面我们从一些具体事情来看一看。
       颜回字子渊,比孔子小30岁,鲁国人,就住在曲阜。曲阜今日尚有颜回井,可以作为颜回当年住所的座标。颜回向孔子请教什么是仁,孔子回答说:“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意谓如果人人能够克制自己的欲望而恢复到礼治的要求,恪守各种典章制度,那么,天下的百姓便都会归向仁爱了。这是孔子对其政治思想最简明扼要的解释,也是他一生到处奔波所追求的理想目标。颜回所提问的问题均是有关人生与社会政治的关键问题,都是孔子所关注的,不像樊迟那样问些种地的琐事。 

颜回颜回

 颜回道德修养好,能够净心求学而不旁思别骛,特别值得称道的是安贫乐道。孔子曾高度评价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颜回住在偏僻的胡同,大概就是现代的所谓贫民窟,非常贫穷,什么家具都没有,只有一个竹筒盛饭吃,一个水瓢舀水喝。别人都难以忍受这种贫苦,可是颜回依然不改他的乐观态度,依然跟从孔子学习。
        对于这一点应当从两个方面来考虑,一是不慕名利,“无诱于势利”,能够坐得住冷板凳的坚韧态度是干成大事业人所必须的,这一点对于后世有积极影响。另一方面,不懂理家,连社会中等水平都不能达到,连温饱都有问题,还空言什么大道理,则显得迂腐甚至有些愚蠢。这对于后世一些读书人一旦科场失意,便穷困潦倒,成为孔乙己似的人物,消极影响也很大。
       颜回沉默寡言,乍看好像有些愚笨,孔子就说:“回也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华书局版第7册2187页)看来孔子也曾怀疑过颜回的智力,觉得他有些愚笨。但讲完课回去一琢磨颜回私下里问的问题,亦有许多足以启发自己思考的地方,因此才肯定地说,颜回并不愚笨。孔子还说:“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论语•子罕》)可见颜回非常勤奋用功,这样的学生所有的老师都喜欢。
颜回对于功名利禄的淡漠情怀最符合孔子的心理,故孔子曾深有感触地对颜回说:“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唯我与尔有是夫!”意谓国君重用我,我就出仕贡献才智;如果不重用我,那么就隐居起来,只有我和你有这种想法和德行啊!
      颜回最能理解孔子的心思,有一件很有趣的事,便可以看出前文所提孔子三大弟子子路、子贡和颜回的性格,也可看出孔子为什么特别喜欢颜回的缘故。故事很生动,为保持原貌,录出这段文字的原文:
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人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贤者,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疾。今者久留陈蔡之间,诸大夫所设行皆非仲尼之意。今楚,大国也,来聘孔子。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
      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不得行,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孔子讲诵弦歌不衰。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孔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子贡色作,孔子曰:“赐,尔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曰:“然。非与?”孔子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孔子知弟子有愠心,乃召子路而问曰:“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如此?”子路曰:“意者吾未仁邪?人之不我信也。意者吾未知邪?人之不我行也。”孔子曰:“有是乎?由,譬使仁者而必信,安有伯夷、叔齐?使知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干?”
子路出,子贡入见。孔子曰:“赐,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如此?”子贡曰:“夫子之道至大也,故天下莫能容夫子。夫子盖少贬焉?”孔子曰:“赐,良农能稼而不能穑,良工能巧而不能为顺。君子能修其道,纲而纪之,统而理之,而不能为容。今而不修尔道而求为容。赐,尔志颁不远矣!”
      子贡出,颜回入见。孔子曰:“回,诗云:‘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邪?吾何为如此?”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是哉,颜氏之子!使尔多财,吾为尔宰。”(《史记•孔子世家》卷四十七)
       由于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楚国想要聘请孔子,结果给孔子带来灾难,陈国和蔡国的一些大臣出兵包围孔子,使孔子陷于极其艰难的境地,乃至于断绝了粮食。弟子们都很着急,孔子怕弟子慌乱,便依旧弹琴以安稳人心。为摸清弟子的想法和教育他们,同时也可了解弟子们对这种特殊情况的认识,孔子先后找子路、子贡和颜回谈话,问话的内容完全一致,但三人的回答却不同。子路的意思是说,咱们遭遇这样的窘境,是否老师的仁和智未达到最高程度,还有一定问题。因此遭到孔子的反驳。子贡的意思是说老师的道肯定是对的,是至高无上的,但社会现实如此,咱们能否适当灵活一点,来迁就一下世俗之情。同样遭到孔子的批评。认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不能屈服,不能以原则作交易来换取社会的容纳。颜回的回答即肯定了孔子的伟大,同时也说出一句最具哲理而又有独到见解的话:“不容然后见君子。”其实这是孔子天下有道,穷则耻辱,天下无道,达则耻辱之观点的自然生发。而当时正处在天下无道之时,君子不被社会所容便是自然而然的。而在不被社会所容的情况下还能够坚持真理,坚持正义,坚持道,这才是真正的大君子。所以颜回的话并非是讨好孔子,而是对孔子一贯思想理解后的判断。因此孔子说“回也不愚”,此事便是十足的证明。
孔子虽然对颜回最满意,最放心,最喜欢,但也有险些发生误会的时候。《吕氏春秋》(任数篇)记载这样一个小故事:
         孔子穷乎陈蔡之间,藜羹不斟。七日不尝粒。昼寝,颜回索米,得而爨之,几熟。孔子望见颜回攫其甑中而食之。选间食熟,谒孔子而进食。孔子佯为不见之。孔子起曰:“今者梦见先君,食洁而后馈。”颜回对曰:“不可,向者煤炱入甑中,弃食不祥,回攫而饮之。”孔子曰:“信也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故不易矣。”(《诸子集成》第6册中华书局1986年版203-205)
       孔子在陈蔡之时断粮数日,颜回好容易要点米回来煮饭吃。孔子在屋里睡觉,饭将要熟的时候,孔子偶然看见颜回用手扣饭锅里的饭吃了一口。不一会儿饭熟,颜回端进来请孔子吃,孔子假装刚才没看见,起来说:“我刚才梦见先君,故在吃饭前先要祭奠一下。但食品要特别干净然后才行。”颜回非常忠诚老实,便说:“那可不行。刚才有个煤灰飘到锅里,我用手扣出来,扔了可惜,就吃了。”孔子非常感慨,说道:“最可信的是眼睛,然而眼睛也不可信。所依靠的是心,而心也不足以值得信任。弟子们记住:了解一个人真是太不容易啦!”如果孔子不故意说那番话,颜回也不会把吃饭的真相说出来,因为实在没有那个必要。那样,孔子恐怕就会终生怀疑颜回曾经偷着吃了一口饭,虽非大问题,但也不太光彩。可见人太容易被误会了。
       颜回身体不好,29岁时已经满头白发。死得较早,可能是孔子困于陈蔡回国后不久就死了。孔子哭得很伤心,说:“自从我有颜回之后,弟子门人对我更亲了。”可见颜回很有凝聚力,对老师特别尊敬。其后,鲁哀公问孔子弟子中谁最爱好学习。孔子说:“有个叫颜回的好学,不迁怒于别人,同样的错误绝不犯第二次。不幸他早亡。现在则没有了。”
      可能是孔子对颜回偏爱的缘故,颜回死时,颜回的父亲颜路因为家贫,请孔子把车卖了给颜回送葬。孔子没有答应,并说自己的儿子孔鲤死时也是有棺无椁。自己是下大夫,不能没有车。
        颜回死,门人提出要厚葬,孔子不同意。结果门人还是厚葬了。孔子说:“颜回把我当父亲对待,可我却没有把他当儿子对待啊!可这不是我啊,是学生们啊!”孔子可能是内心有些矛盾。因为父亲在,儿子则不当厚葬,孔子儿子孔鲤死就是薄葬。此事可看出孔子重视人之本生,主张薄葬的观点。

按:本文是笔者拙著《古代士人生活掠影》中的一节。

分享:
标签: 颜回 不二过 不迁怒 道德高尚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