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患得患失到底什么意思?

2011-05-18 07:10:54 本文行家:毕宝魁

成语“患得患失”出自《论语•阳货篇》,是由孔子的一句话概括而成的。但所有学者都将“患得之”解释为“患不得之”,那么成语就应该是“患不得患失”,本文从具体语言环境出发,对这一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以前的所有解释都是误解,孔子本义就是“患得患失”而不是“患不得患失”。

       “患得患失”已是人们习用之成语,但在使用这一成语时,往往是形容人们对于“得失”担忧的情形,即怕得到又怕失去的心理状态,并未深入思考每个字的真正含义,也没有考虑是“患不得患失”的意思。最近注释《论语》,才对这一成语进行认真思考。如果仅是成语的运用还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成语本身没有违背原意。但当注释《论语》时,忽然感觉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所有的注本对于这一成语的原始解释都不符合成语本身的意义,所有学者都将其意思解释为“患不得患失”,认为老夫子说的时候少说一个“不”字,有人说是后来流传过程中脱了一“不”字,属于“夺字”。但果真是如此吗?至于孔子是否少说一个字根本无法考索,而“夺字”的证据又在哪里?所有古版本在这个位置都没有这个“不”字,最近二年出版的《论语》注释书籍中有的增加“不”,则属于妄加,违背了注释古书最起码的原则,不能随意改字增字,故不足为训。笔者在阅读到这段文字时,忽然感觉孔子说的就是“患得患失”,不能硬性理解为“患不得患失”,那是后人没有正确理解孔子原话之真正意蕴后产生的误读。下面我们先看孔子说这句话时的语言环境和全部话语,再层层剥笋进行分析。
     《论语•阳货篇》: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1](p377)
      如仅从文字上看,这句话没有丝毫歧义。“鄙夫”是见识浅陋品格粗俗低劣的人,这没有分歧。问题出在后面“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焦点则在“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因为“患得患失”成语就是从十四个字概括出来的,而后人的解释值得推敲的也是这四句。如果再缩小,则集中在“未得之也,患得之”这句话上。
      孔子明明说的是“未得之也,患得之。”但后人都解释为“患不得之”。如:何晏注:“患得之者,患不能得之,楚俗言。”[1](p377) 邢昺疏:“其得之者,患不能得也。言其初未得事君也,时常患己不能得事君也。”[2](p2525下) 何晏认为是楚地方言,楚地是否有如此方言不敢说,按正常道理推断,不应当有如此意义完全相反的方言。另外,孔子说话是当时的雅言,是鲁国话,怎么会用楚国俗语呢?邢昺则直接解释而不加说明。
      南怀瑾说:
       他说这些人连最基本的修养都没有,当他在功名权力拿不到的时候,就“患得之”,怕得不到而打主意,想办法,爬上这一个位置,权力抓在手里了,又“患失之”,怕失去了已经得到的权力。[3](p813)
南怀瑾本来不注重对于字词的分析,这里也是直接解释而不加说明原因。
杨伯峻说: 


孔子像孔子像

    “患得之:王符《潜夫论•爱日篇》云:‘孔子疾夫未之得也,患不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者。’可见东汉人所据的本子有‘不’字。《荀子•子道篇》说:‘孔子曰……小人者,其未得也,则忧不得;既已得之,又恐失之。’(《说苑杂言篇》同)此虽是述意,‘得’字上也有‘不’字。宋人沈作喆《寓简》云:‘东坡解云,患得之,当作患不得之。’可见宋人所见的本子已脱此‘不’字。”[4](p210)
      认为东汉王符文章中利用孔子的观点中说明问题时说的是“患不得之”,便认为《论语》原文也是“患不得之”,未免武断。王符很可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如此阐释的,因为他没有标明是引用《论语》之原文。《荀子•子道篇》中阐释孔子语言与此同类,荀子是战国后期大儒,因其也不是引用原文,故同样没有证据的作用。而引用苏东坡解释此语的话就断言“宋人所见的本子已脱此‘不’字”则完全属于臆测,如何能证明原文中有此“不”字?倒说明宋代版本中没有这个争议很大的“不”字。增字减字一定要有版本根据。目前传世最早的《论语》版本是何晏的《论语集解》,何晏比王符只晚几十年,王符时的《论语》版本何晏不该看不到,因此“患得之”的版本问题不该怀疑。因我所见到的注释都如此解释,故不一一录出。
       下面我们仔细分析体会这几句话的含义。“得之”与“失之”的“之”都指代官位,这一点没有分歧。那么,“未得之也,患得之”,意思就是说没有得到官位的时候,害怕得到官位,即害怕出来做官,不愿出来做官。这样的人属于隐士,也叫“避世之士”,在孔子以前以及孔子时代都有这种人。
         传说中的许由、历史记载的伯夷、叔齐,还有略早于孔子的季札都属于这类坚决不肯出仕的人。《微子篇》记载,孔子周游列国时,在楚国被接舆奚落一番后,又遇到长沮、桀溺两个农夫,二人一边种地一边对来问路的子路说:“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劝子路不要跟从孔子到处周游了。子路报告孔子。孔子有点失落和感伤说:“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1](p393)表示自己要拯救天下的意愿。后来,子路落在后面,遇到一位“荷蓧丈人”,即肩膀上扛着锄草工具的老农。“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1](p394)并留子路住宿吃饭,热情款待。第二天子路报告孔子,孔子判断是位隐者,让子路返回去拜访,结果老人已经走了。于是子路曰:“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1](p395)按:朱熹《四书集注》中关于子路这段议论后面说:“福州有国初时写本,路下有反子二字,以此为子路反而夫子言之也,未知是否?”这很有启发性,我读这段议论,不像子路口吻,完全是孔子语气,一直有怀疑。通读《论语》而仔细体会者,恐怕都有同感。因与本文无直接关系,故不深论之。
     子路批评这种人是“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实际也是孔子的思想。坚决“不仕”当然有“患得之”的意思。接舆、长沮、桀溺、荷蓧丈人都是看到乱世而不肯出来做官的人,而且他们劝孔子师徒也不要出仕,赶快隐居自得其乐吧!这类人都属于“患得之”的类型。而且,每当政治黑暗,“邦无道”的时候,即使出现贤君,起用大臣往往也会遇到麻烦,在这种时候,很多人都不敢站出来承担重任,这种人也属于“患得之”。总之,不愿意得到官位的人是有的,这种人属于明哲保身,属于清者,同时也不能辅佐国君推行仁政,是“欲洁其身,而乱大伦”,故也在孔子批评之列,在某种意义上,也可看成“鄙夫”。但这类人只是不愿当官而已,还没有其他品质问题,故孔子后面的批评没有涉及此类人物。
      “既得之,患失之。”没有疑问,就是指已经得到官位的人而害怕丢掉官位,故“患失”没有任何异议。而紧接着的“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也值得思考,可以反证孔子批评的重点在于后者。如果害怕丢掉禄位,那么就会“无所不至”, 就会使用各种手段,也不敢坚持正义,坚持真理,只要能够保住官位,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官场中之腐败就不可避免了。这确实是很严重很普遍的社会现象。但如果我们冷静思考一下,假如孔子前面说的意思是“患不得之”,那么在后面批评指责时为什么会省略这种人呢?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名利熏心的人在没有当官,很怕当不上官而千方百计要挤进官场大门时,那种迫切和渴望,比保住官位会更加强烈,所使用的手段也更多,会走各种门。或走黄门,指用金钱打通关节;或走红门,指用女人打通关节,所有手段都会用上。有出卖朋友谋求官位者,有卖国求荣者,一切低级、下流、卑鄙、无耻的形容词都难以形容。如果孔子前面说的意思是“患不得之”,那么在后面首先严厉批评指责的应是这种人,应该说:“苟患得之,患失之,则无所不至矣。”但孔子没有这样说,因为他本来就是“患得”的意思,而“患得”只是不想担负社会责任,不能算是仁者,但个人品质没有问题,因此不在孔子强烈谴责批评之列,故后面只是批评“患失之”一类人而已。
        结论:孔子所说的“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本来就是对于官位的“患得患失”,不是“患不得患失”。他批评的是两类人,一类是害怕或者不愿意承担社会责任,不肯出仕的人;一类是贪图利禄,贪位恋栈之人。将“患得之”讲解成“患不得之”是没有真正理解孔子原话意蕴的误解。至于直接在原文中增添一个不字的做法实在不敢苟同。即使有这种意见和看法,也不能直接增删篡改原文。那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参考文献:
[1] 刘宝楠.论语正义[M] //诸子集成:第一册.上海:上海书店影印本,1986。
[2] 邢昺.《论语注疏》[M]// 阮元《十三经注疏》,北京,中华书局1980。
[3] 南怀瑾著述.《论语别裁》[M],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3月。
[4] 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6年12月。


分享:
标签: 孔子 论语 患得之 患失之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