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邦有道”当官也可耻吗?

2011-05-15 07:26:17 本文行家:毕宝魁

什么情况下出仕当官,什么情况不出仕当官,也是孔子和弟子谈论的一个话题。《论语•宪问篇》第一章孔子回答弟子原宪的提问便涉及到这一问题。原文前半部分是:“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意义本来很清楚,前人注疏虽不太明确但基本意思正确。但在最近阐释《论语》方面影响较大的两本书——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李泽厚

      
邦有道邦有道

      什么情况下出仕当官,什么情况不出仕当官,也是孔子和弟子谈论的一个话题。《论语•宪问篇》第一章孔子回答弟子原宪的提问便涉及到这一问题。原文前半部分是:“宪问耻。子曰:‘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意义本来很清楚,前人注疏虽不太明确但基本意思正确。但在最近阐释《论语》方面影响较大的两本书——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裁》,李泽厚先生的《论语今读》中,对本章的解释出现同样的错误,于是引起我的注意。因二书影响大,许多本科生研究生都在阅读,故有必要对其进行辨析,以正本清源,正确理解孔子原义。
      其实,这句话意思表达很清楚,翻译过来就是:“原宪问什么样的德行算是耻辱。孔子说:‘国家政治清明,就当官拿俸禄;如果政治不清明,再当官拿俸禄,就是耻辱。’”前人注疏很清楚,没有什么疑问。 何晏注引孔安国的注解道:“孔曰:谷,禄也。邦有道,当食禄。”“君无道而在其朝,食其禄,是耻辱。”意思基本阐释清楚,不必费辞。
       如此明白的表述,南怀瑾先生却出现阐释上的错误,我们先看南怀瑾先生对这句话的阐释:
      “谷”的意思是代表当时的俸禄。原宪问什么是可耻的事情,孔子说,国家社会上了轨道,像我们这一类的人,就用不着了,可以让别人去做了。如果仍旧恋栈,占住那个位置,光拿俸禄,无所建树,就是可耻的。其次,社会国家没有上轨道,而占在位置上,对于社会国家没有贡献,也是可耻的。结论下来就是说,一个知识分子,为了什么读书,不是为了吃饭,是为了对社会对国家能有所贡献,假如没有贡献,无论安定的社会或动乱的社会,都是可耻的。” 
       认为政治清明,国家发展上了轨道,用不着优秀知识分子了,再当官就是耻辱。而当国家没上轨道,占位置当官也是耻辱。即无论政治清明还是黑暗,当官都是耻辱。
李泽厚先生是有感而发,但与孔子原文表达的意思不相吻合。政治投机分子、政治娼妓、官场老油条什么时代都有,这类人当然耻辱。但与孔子回答原宪的观点不是一回事。
     按照南怀瑾先生的理解,无论什么社会状态,无论政治清明还是黑暗,当官拿俸禄都是可耻的。那么士人便只能读书教书而不能担当社会职务了,这与孔子思想和行为大相径庭,而且也使一切士人无所适从。其实,如果不在位便无法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孔子多次表示自己要出仕,要当官拯救社会,周游列国的目的也是寻找出仕的机会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
       先从行为上看,孔子大约五十岁时,季氏费城宰公山弗扰发动叛乱,召孔子前去,孔子要去,子路反对,后来孔子经过思考没有去。十多年后,孔子六十二岁时,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晋国大夫赵简子属下的一个邑宰佛肸叛变,召孔子前去,孔子也动心要去,子路又一次反对,孔子最后也没有去。但可以看出孔子汲汲求仕的心情。
       从语言看,《子罕篇》载:“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孔子急于把自己兜售出去从政当官的心情非常迫切。
而《泰伯篇》孔子自己说的话正好给这句话当注脚: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用这章表示的观点注解前面的话就非常有说服力了。“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很明确说,国家政治清明时如果贫穷低贱,如果不能当官拿俸禄,那就说明没有努力或者没有能力,是耻辱;如果国家政治黑暗浑浊,还能够富贵,就说明此人与黑暗的社会潮流同流合污了,更是耻辱。因此是否应该出仕并是否能够出仕,关键是看社会政治状况如何。
本章是经验之谈,讲述在什么社会背景下应当采取相应的出仕与退隐的策略。儒家和道家之区别在于儒家提倡开明政治,当政治开明时就要积极工作,为社会作贡献;道家认为没有开明政治,无论何时都要避世。儒家的隐退是明哲保身,是为以后的进,如果一生都处在乱世,则是命运问题了。但两家都注意保全生命,反对盲目献身。
         回到原题上,孔子是在回答弟子原宪关于羞耻的问题时做出那样的表述。原宪是孔子很有个性的弟子之一。当是看不惯当时一些人不择手段当官的行径,便问老师什么是耻辱。孔子回答很明确,政治黑暗浑浊时,还能当官而不被排挤出来就是耻辱。这是非常深刻的见解,因为政治黑暗的重要特征是奸佞贪婪之辈当权,权利阶层形成特殊利益集团。如果再深刻点说,腐败的政府有黑社会的性质。如果有正义感,在这样的政权中便无法容身,如果能够进入其中,则同流合污无疑矣,故就是耻辱。其实,这样的政权运转时,进入其中不同流合污则被排挤出来,在普遍贪污的官场,能够在其中如鱼得水的人一定不是清廉的人。小的社会环境也是如此,一个很黑暗的地方容不得君子和亮光。政治状况好就应该当官,而且有能力的贤良之人也一定能够当上官,不当官则是不对的。政治状况黑暗透顶时还能够当官就是耻辱了。还要强调的一点是,孔子这里的“仕”是指已然状态,指在位而非想要出仕。而“邦有道”与“邦无道”指的也是已然状态,是当时的社会现状。
       这样,本章的意义便十分明确:政治清明就当官在位,政治黑暗就退出官场或被排挤出来,如果还能在位肯定是同流合污,就是耻辱。

分享:
标签: 邦有道当官 邦无道退隐 孔子原意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