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百科

广告

子路捉野鸡炖野鸡给孔子吃了吗?

2011-05-14 21:08:40 本文行家:毕宝魁

《论语·乡党》最后一章解释分歧很大,有人解释子路捉野鸡给子路吃了。还有一些解释,本文结合生活常识进行诠释。其实本文在论语中很有文采。

野鸡图野鸡图

    《论语•乡党篇》最后一节是: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对于这句话,众说纷纭,多未切原意,有的说得云山雾罩,越看越糊涂。其实,这三句话并不复杂。如分开讲解,这是连贯的三个特写镜头。下面我们就分三个层次来解释,再综合思考,最后得出近似的结论来。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这句话分歧不特别大,都认为是美丽的野鸡飞起来,飞一段距离后落下了。这样讲解符合实际,是正确的。我们应该注意的是野鸡的习性和飞行能力。我青少年时期在山沟里生活,对野鸡非常熟悉。野鸡的飞行能力很有限,只能向前方飞行,虽然能够拐一定幅度的弯,但幅度很小。飞行大约五百米到八百米就落下,一次飞行距离大约如此。在前此注疏中,只有钱穆先生注意到这一点,他说:“雉飞仅能竦翅直前,径落草中,不能运翅回翔。” 可知钱穆先生熟悉野鸡习性。凡是注疏为盘旋之类都不符合实际,什么“在空中盘旋”(傅佩荣);什么“野鸡惊起盘旋,盘旋一会儿,又落了下来”(宿正伯);什么“纷纷展翅高飞”“飞舞盘旋”(杨润根)等都是错误的。因野鸡没有高空展翅以及“盘旋”的能力。 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我们先仔细分析原话。“山梁”,就是山脊背上,实际就是孔子他们行路前方的一个山坡上。由于刘宝楠正义将其解释为“山梁,则山涧中桥,以通人行也。”故后世多采用其说,认为野鸡落在山间的一个桥梁上。但野鸡不太可能落在木桥上,故这里的山梁就是通常说的山梁,即山较高的地方。“雌雉”没有发挥余地,就是母野鸡或者母山鸡。“时哉!时哉!”一般都解释为“得其时”,这是很明白的。
       子路共之,三嗅而作。这句分歧最大,也是理解的关键,故必须详细讨论。最多的意见是说孔子听老师说“时哉!时哉”,以为老师说野鸡是时鲜而“驰逐驱拍,遂得雌雉。煮熟而进。以供养孔子。”孔子本不是此意,但见弟子已如此,便闻了三下味后起来走了,没有吃。(黄侃疏)可以说,这种解释是主流意见,但却肯定是错的。
       我们先对这种意见进行辨析。首先也是生活常识问题,春天的野鸡正是活力最旺盛的时期,这时候的野鸡岂是子路说捉就能捉到的?野鸡一次就能飞几百米,连续飞行三次不会有任何问题。当年我儿童时曾随大人带三只大狼狗到山里打猎,偶尔碰到野鸡便进行追捕。三只大狼狗在山间狂奔,当野鸡飞行三次需要休息时,大狼狗也就跑不动了。等到大狼狗缓过劲来,野鸡也休息好了,因此从来就没追上过。三只大狼狗都追不上,子路就能捉住?肯定地说,野鸡不是子路徒手可以捉到的,这是第一层。另外,假如子路捉野鸡,然后又要用当时粗糙的炊具去炖或蒸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孔子怎么能够不去制止,而要等熟了以后闻闻味就站起来走开?这岂不让弟子白忙碌了。这不是孔子的性格。因为子路捉野鸡、炖野鸡孔子都在现场啊!因此,这不符合生活常识,也不符合人情和逻辑。因此,子路捉野鸡、炖野鸡之说不能成立。还有人说是子路喂野鸡,但也绝无可能,理由与前边一样,即野鸡明明飞走了,落在前边山梁上,子路怎么能把粮食扔到三四百米甚至更远的野鸡那里呢?如果扔,只能把野鸡惊吓得再次飞走,绝对不会“三嗅”,连一“嗅”都不可能。因孔子师生没有动作,因此野鸡才会落在前面的山梁观察他们而没有立即进行第二次飞翔。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是这样的:
       孔子和弟子们行走在山道上,色彩漂亮的几只野鸡忽然飞了起来,飞翔一段距离后又落在前面的山梁上,聚拢在一起。孔子感叹到:“山梁上的那几只母野鸡,正逢其时啊!正逢其时啊!”子路听老师如此说,向那几只野鸡拱拱手表示羡慕,那几只野鸡观望着走了几步,扇动几下翅膀,然后又飞走了。
       孔子是即兴感叹,看见野鸡在美好的季节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而感叹。与在河岸上看见河水永不停息地流淌而叹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人生感叹类似,都是见景生情,即兴叹息。子路是个闲不住的人,最爱表态,于是最先做出反应。孔子随行者肯定不是子路一人。而其他人则都在听着看着。
       结论:本节所记是孔子师生行进途中的一个小情境,孔子即景生情,见野鸡生活悠闲自在而感伤自己与弟子到处奔波的苦楚,是情不自禁发出的人生叹息。至于子路捉野鸡、炖野鸡、喂野鸡之说,均违背基本生活常识而应该否定。

分享:
标签: 色斯举矣 子路捉野鸡 孔子闻几下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十三经注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